光子

一个平凡的普通人。

孤独病

孤独病是一种绝症。当她发作时所有人都对她无可奈何。我希望我可以刻薄的批判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朋友,无所谓真心换真心,更不要提可笑的爱情,可我连这种决绝的话都不敢说出,我只会懦弱的通过被伤害和伤害别人这两种疼痛来保护自己。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的理论在我还没看到过时自己早已想到,孤独是我刻在灵魂的绝望。一生的路,来来去去的人,走完全程的只有自己。抑郁,社交恐惧症,内向,在不熟的人面前不爱说话,这些我最清楚,是孤独病的借口,拒绝治愈的面具。我感谢所有暖心的人,可我病入骨,无药救。

举例论证霸总追求失败案例

美剧《不死法医》
看完这部美剧之后,简直了
实在没忍住分析了一下
条理可能不太清晰因为太晚了想到哪写到哪
如果有人去看剧了想更了解我会重新整理一下发
晚安,明天早课要完

先买了皮肤
刚刚真的破釜沉舟说再不出就强氪698
结果出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本咸鱼终于有poi和吃了
捞吃纯种满破喝还是退役了三个喝
这次肝到凌晨七点出的吃
刚刚随意捞了一发出了poi
这破游戏我能玩到关服


那是一间屋子,准确的说,是一间古屋,有些普通,灰扑扑的,木制,不大,一个梨花木雕刻镂空花纹双扇门。
当我的父亲带我缓缓推开,小小的我有种梦幻的感觉,屋里的空间是一个新的天地,有薄雾,空气是一种湿漉漉的清新,随着我视线像门开动一样转像屋里,我有种心情充斥着震撼惊奇不可思议。
那是一颗笔直到不可思议的像是要冲破苍穹的树,古朴沧桑又生机勃勃,树的所有枝叉都一样的笔直的向上都绿叶茂盛青翠欲滴。
我眼神向上追寻却只看到白雾和淡蓝的上空,没有来得及出神又被如同从树身延伸向上的阶梯吸引,那是阶梯吗?我不太确定,白色的半球体,平面上却有很多郁郁葱葱的绿植。虽然离我很远但我却莫名觉得很大,可能是因为我是个小孩吧。我不知那白色的半球体是什么材质,白色大理石?白铁?还是白银?更不知是什么,让如此巨大看起来又饱含重量的东西一个一个独立又稳定的漂浮在空中。
向上爬的话,这隔的距离也太远了,我的心不禁提起来一个一个的向上看好像自己已经在爬。
想看,那是否是一个怎样神奇的,比树和阶梯更神奇的王座。
嗯?王座?我怎么知道?可能是我想的吧,但我看到确实是个巨大又美丽的椅座,我看不清...看不清,不禁有点害怕,我抓紧父亲的手,低头悄悄扫视四周,各种各样的绿色植物最高与父亲一般上下,郁郁葱葱又干净利落,舒服的感觉也很安全。
当我走近屋里中心,可能是中心,我不知道为什么一间小屋的里面为什么这么大,我才发现我一眼看到的树有四颗,一模一样,位置像是在正方形的四个角而围绕的中心就是,椅子。
父亲好像同椅子上坐的人谈成了什么,我看不清也听不懂,我就在这个屋里的空间呆了四年。
这是我的收容所,庇佑我,给我安全,为了躲避外面的战乱。
我的家人和最好的的哥哥都在外面,在战争中,他们要守城,这座城在我进屋前被攻打了,来到那天是最后期限。
在这个风雨飘零的时代,在这个国不国家不家的年代,年幼的我躲在这一间小古屋里,获得了难得的安稳无忧。
但我还记得,我与亲人的最后一顿饭,在一个破败的院子里姨母们坐在台阶上的平地的桌旁谈笑着吃饭,我和最喜欢的小哥哥坐在台阶旁的小桌边吃饭边打闹。
诶,我好像还和哥哥闹了别扭,但我还是被哥哥哄好了,开心的约定未来,约定了什么?我忘了,但应该不是什么你娶我我嫁你的什么幼稚之语吧?我只是单纯的喜欢哥哥,很喜欢,觉得哥哥很好很好,看到哥哥就安心欣喜。
那时实在不太平啊,哥哥说要从军,等我长大再来看我,我很开心,虽然第二天就可能城破亡于战乱,但我们每个人都是笑着的,可能越生不保夕人在当下的一刻就笑的越开心吧,姨姨们笑着打趣母亲温柔笑着安慰,哥哥笑着哄我,幼小的记忆太模糊,但那一刻的心情我到现在仍旧铭记,那份幸福啊!
在屋子里的时光匆匆,我仍不知道那空中座上之人是谁,小时还试图交流后来甚至怀疑过她的存在,最终我枯燥又单纯的度过了这些年的时光,但我却感到自由,甚至在树间跳跃是有种轻飘飘的灵魂感,无束缚,我喜爱这些草木和每一件事物东西,但我终究要出去。
外面的战乱怎么样了?我的亲人们怎么样了?我急切又担忧,想要知道,我要快点找到他们。
当我推开那扇门,看向外面一瞬间有些刺眼的阳光,我不禁眯了一下眼,心里充斥着这个想法。

开心o(≧v≦)o我回坑了

第一次住宿舍紧张